夜色上海,天涯论坛。  
  2018-9-15 20:15:52  点击:1392次  
  《海上梦》《海上两姐妹》《海上花》(又名《美女作家出笼记》)是我六年前写的三部长篇小说。因为是己经完成的作品,所以每天更新,预计50万字,3个月连载完毕,敬请天涯网友批评、指教。在此,先脱帽鞠躬,深表感谢。
   
   《海上梦》
   
   引 子
  
  萨悟空记得是和一个女人约会,他打的到了郊外。
  不知怎么,撞见了一座古刹。
  古刹名曰:“了空寺”。
  他恍然觉得这座寺院似乎和自已有着什么因缘,便步入门庭。
  “施主,履约前来,善哉善哉,”一位僧人出现在他面前,双手合十,喃喃诵念道:“尘缘未了,迷津难渡,魔障缠身,岂容自溺,情怨恩仇,转眼皆空,是非曲直,莫衷一是,功名利禄,置之度外,及时抽身,切记切记。”
  萨悟空不觉心里一动,但他返身,见到了相约的女人,便又欣然迎上前去,把僧人的偈语扔到了脑后。
  可是,他怎么也走不到那女人的跟前,情急之下,便醒了过来。
  己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,萨悟空既不要上班,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想到梦里的情景,内心倒很平和。
  他站在阳台上,浇浇花草,向远处了望。
  天气很好,阳光下,街上的人们,忙忙碌碌地活动着。从前,他也一样,写剧本,在名利场上角逐,下海经商,吃喝玩乐,忙得不乎乐乎。
  这一切,都过去了,退潮了,退得远远的,好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。我是不是老了?对生活淡漠,开始靠回忆过日子?
  萨悟空便上街买了几份报纸。他和过去的圈子割断了联系,几乎和这个世界也割断了联系。
  他靠在沙发上读报,这几份报刊,几乎成了他和这个世界联络的唯一纽带。
  他在报上见到一个叫林惠敏的女作家,正在走红,读罢,他哂然一笑。
   林惠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终于当上了著名作家。
  她的处女作是《我嫁了一个好男人》。这本书和从前上海滩上的女作家苏青写的《结婚十年》的风格有点相似。
  不同之处是,苏青对她的婚姻不满意,而林惠敏对先生和新置的住房很满意。她常在小报上撰文,如何相夫教子,如何精打细算地攒钱,投资买保险,并计划来年购置一辆新款的赛欧轿车,一家三口可以方便地出游。她津津乐道小家庭生活,像一切成功人士一样,己经开始在报刊杂志上撰文,指导老百姓如何做人、生活和过日子了。
  她赶上了一个好时机,当下文坛上正流行包装、推广女作家,各种以女人冠名的丛书遍地开花,而在文坛上享有最高声誉、最最走红的《喇叭花丛书》,也正在全国范围内挖掘新生代女作家,这个机会被她不失时机逮住了。
  她的新作《在西区酒店当凯恤儿》被列入《喇叭花丛书》第一辑隆重推出。各种文学选刊都节选了她这部新作。
  上海最有影响的《浦江导读报》也开始连载她的这部描写上海夜生活的长篇小说。各种媒体都竞相报道她的一举一动,连发行达几十万份的《明晚周刊》也刊出了她的大幅肖像。
  她的走红文坛,并取代前任美女作家是指日可待的。
  不到三十岁的林惠敏,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,她的小脑袋嗲溜溜地偏着,微眯着双眼的笑容,倒也甜美可人。
  在男多女少,僧多粥少,不安份的文坛上引起一阵骚动。
  见过她的人都说,卫慧她们算什么,林惠敏才是一个标准的美女作家呢。
  说得倒也是,萨悟空是熟悉这个女人的。
  林惠敏身高一米六六,体形苗条,五官端正,肤色白净。活脱脱一个江南美人胚子。放在全国的文坛女作家中,也可算得上是皎皎者,再广而言之,在全中国女人中也称得上是一个尤物了。
  这时候,消息灵通的《轶闻报》记者李商来电话,他告诉萨悟空,准备向全国媒体披露独家资讯:2003年林惠敏将推出她新的长篇力作,这将是中国文坛上的一颗重磅炸弹。其轰动效应必将超过卫慧的《上海宝贝》 。
  该书还将署上新生代女作家林惠敏标新立异、别出心裁的笔名。
  “是吗?”李商的信息,引起了萨悟空的兴趣,“你倒说说,她用什么笔名?”
  “请吃大闸蟹吧,”李商说,“我这条消息含金量很高的。”
  “好吧,”萨悟空对此怀有好奇,便说:“成交了。”
  萨悟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也是混迹上海文坛的一个活跃分子,写了不少伤痕的寻根的现代派的小说,还被上海唯一的“黑色幽默剧团”聘为专业编剧。
  九十年代,他转业从商。据说在海南炒地捞了一票。这两年在上海的虹桥高尚住宅区购置了豪宅,做起寓公。
  李商算是他的半个马仔。他利用旧关系和金卡上的钱,把心腹李商塞进新创办的《轶闻报》。
  萨悟空此举有两个目的,一个就好比首长给秘书安排工作,忠心耿耿随他在江湖上厮混了十几年的伙计,从十八岁开始就想当无冤之王,可惜新闻界少有伯乐赏识这匹千里马,直到年逾不惑,还未能圆梦,李商每每提及这事,就悲伤地摇着脑袋说,我绝望我恨啊。好了,现在他总算如愿以偿了。
  其二是李商天生是一块当记者的料。诸神归位嘛,不让他进入报界实在是屈才。你看,他一头长发洒脱地披在脑后,操一口纯正的国语,还能“丫、丫、丫”地卷舌头,实属不易。
  李商老清早起床,挎上一只黑帆布包,装上几本流行杂志,四出奔走,兢兢业业地探听各种讯息,直到深夜。他一天能窜十几个场子,比小姐、歌星都要忙碌。尤其是文艺界演艺圈里的各色红角名流,大到内定获了什么奖、有什么新作新戏出笼,小到今晚去那家酒店就餐、和谁上床,要想瞒过李商是很困难的。
  在王宝和酒家里,李商把两只半斤重的雌蟹连蟹头蟹脚都剔净后,才卖关子地透露:
   “林惠敏新的笔名仅仅是在名字后面加一个字。”
  他妈的,萨悟空说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新花样呢,十年前我就知道这个名字了,你还想在我面前卖关子!”
  李商惊诧地问:“你怎么会十年前就知道,她十年后要取的笔名呢?你又不是神仙,我不信!”
  “他妈的,你敢不信,你不要说,让我告诉你,她新用的笔名叫:林惠敏子,一个像日本女人的名字,是吗?你敢说不是!”
  李商像见了鬼神似地跳起来,后退三步说:
  “咦……哦……你太神啦、太聪敏啦!就是,就是,她就准备用这个笔名发表她的新书。她的新书名叫……”
  “等会儿,”萨悟空说,“让我来告诉你,她的新书……写的是……在当K姐的日子里。”
  “是啊老板,你真是料事如神啊。她的新书就叫《上海,我的K姐生涯》。”
  “他妈的,给你骗了一顿饭去。”萨悟空说,“我认识这个女人多年了,她是怎么一步一步混过来的,我最清楚了,这个日本名字林惠敏子,还是我在一间日式KTV包房里给她取的,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呢。”
  “怎么样,想知道吗?”说到这里,萨悟空嘎然打住,也掰起蟹脚,慢悠悠地剔蟹肉。继而又进一步吊李商的胃口:“你把它披露出去,不仅是独家新闻,可以大大提升你在报界的知名度,还可以赚不少稿费呢。”
  “是吗?”惹得“包打听”李商心里痒痒的。他习惯地抚摸着自己庞大的肚皮,站起来。晃着肥硕的脑袋、寻思着怎么套出这个狡猾的老板这段卖座的故事。
  “这样吧,”萨悟空放下蟹脚说,“你围着饭桌,兜三圈,学狗叫,我马上告诉你。”
  “正好,谢谢,”李商说,“我也正想消化消化呢。”
  他说着便围着饭桌慢跑起来,并且,边跑边汪汪汪地吠个不止。像李商这般敬业的记者,在上海滩上少见。为了获取一条当红明星作家的轶闻韵事,他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地步。
  萨悟空从李商这个典型身上,总结出了一条时尚规律,当下有三类人最忙碌:小姐、歌星和记者。他们共同的特点,就是忙于窜台窜场子,收取红包小费。
  李商的举动,引起酒店里的食客们一片异样的目光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边跑边叫边催促边哀求:
  “说吧说吧,这里面有林惠敏子的什么故事。”
 
上海同志会所,上海同志,夜色上海Copyright © 2009 - 2018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688969号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