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同志,MB卖身的年轻男人:上海Gay圈MB的隐秘生活  
  2018-9-15 20:10:12  点击:3320次  
 

 相比小邹,Lucas是个老实得多的男孩,安静,黑T恤,,脖子上挂着个亮晶晶的饰物。在英语课练习会话的间隙,他鼓足了勇气,羞涩但认真地问坐在一旁的笔者:“请问一下,这句英文怎么读?”

  来自陕西农村的Lucas去年下半年才踏进这个圈子。此前他在南京的一家饭馆已做到了领班的位子。“老板对我特别特别好,很看中我的能力”,但在浴室的一次经历,改变了一切。

  对放弃工作做MB,Lucas追悔莫及。“如果当时坚持做下去,而不做MB,我现在工作会好很多。”Lucas说他一直有个梦想,要做“很大很大的生意”,“就和海尔的张瑞敏一样”,让别人都羡慕。

  现在,Lucas和MB朋友们住在一起,三个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。这段时间Lucas的“生意”不太好,“只能吃饱饭吧”。

  Lucas很认真地告诉笔者,他一定会找份别的工作做的,“有房有车,能够过很优越很安静的生活”。这个梦,多少有点虚幻。

  “模范学生”LUV

  在一堆MB中,LUV是个很扎眼的男孩,高高帅帅。在MB中,他也是惟一一个每堂英语课准时到达的“模范学生”。在来上课的MB中,他学历最高,读到大专。他还有一份正当的职业——在上海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销售工作,“工资很低,每个月只有一千多”。

  半年前,LUV从西安来到了上海。他自称是个双性恋者。在学校读书时,曾有过一个女朋友。“当我女朋友知道后,她说能够包容我,只是希望我能改。

  来上海后,两人最终分手了。

  LUV并不太喜欢和其他的MB来往。这是个目标明确、知道自己要什么的男孩,他喜欢去淮海路一带的酒吧和老外打交道。他特别羡慕上海本地的MB可以用熟练的英语和外国人交流,现在,他正在努力地学习英语,“我要学到高级水准”。

  他曾问笔者是否能够帮助他,“我对娱乐行业蛮感兴趣的”。

  刚到上海的时候,LUV曾和别人挤在一个每月400多元的房子里。而现在他已经和别人合租了一个干净的、每月1500块的两室一厅。每个月他能积下4000多块钱。

  “上海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现在,我感觉自己的梦想在一步步实现。”

 
上海同志会所,上海同志,夜色上海Copyright © 2009 - 2018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688969号-8